• <ol id="tiqse"></ol>

    <optgroup id="tiqse"><em id="tiqse"></em></optgroup>

          1. ?
            行業資訊
            > 泛華業務 > 投資運營 > 行業資訊
            發展地下綜合管廊面臨三大“瓶頸”
            發布時間:2015-08-30     瀏覽次數:4594

            1894年上海埋設第一條煤氣管道開始,經過100多年的建設積累,上海地下管線的總長度超過4萬公里,同時三分之一左右的管線的“年齡”已經超過50年。由于管齡過長,外界的影響極易造成管道開裂,出現漏水、漏氣,甚至路面下沉、開裂而引發事故等嚴重后果。

            瓶頸一:整體規劃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近20年里,上海曾經在建設時間、工程類型、技術標準、管理法規等方面引領過我國城市綜合管廊的規劃建設與管理,但也面對著種種瓶頸問題。

            1995年發表的《上海浦東新區“張楊路共同溝”簡述》一文中,當時任職于上海城市建設設計院的程慧伊建議:“今后在進行共同溝建設前必須先做好規劃工作,必須先進行共同溝的網絡規劃,而且必須與該地區道路網絡規劃和交通網絡規劃協調統一。”“共同溝”這個詞是日語的舶來品,指的就是地下綜合管廊。

            “現在,國家重視是好事,但在建設同時應盡快建立相關管理法規,以避免無序和浪費。”上海市城市建設設計研究總院給排水環境工程設計研究一院院長朱浩川直言,建設地下綜合管廊的原則應有三個:確有必要建設的重點區域、發展中的新城區和規劃管線密集區域。

            上海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相關人士在接受采訪時透露,本市在推進地下綜合管廊建設時總體態度是審慎的,“謀定而后動”。目前,有關方面正在制定全市層面的地下綜合管廊規劃。

            早在2003年至2004年,本市編制的《上海市地下空間概念規劃》中已經提出,由于城市道路下的地下空間資源有限,使得管線敷設的空間容量日趨飽和,管線擴容、增設的難度與管線間的相互干擾也越來越大,提高城市管線建設的集約化已成為當務之急。因此,中心城有條件的地區應規劃考慮設置共同溝。共同溝大致可分為干線共同溝、支線共同溝、專業線纜溝三種類型。

            “目前我國南方地區主要是電力、通信、給水管線入廊,張楊路共同溝在設計時引入了燃氣管線。而北方地區,還有供熱管線可以入廊。”上海市城市建設設計研究總院副總工程師王家華介紹說,因地制宜是地下綜合管廊設計時的重要一環。他舉例說,張楊路共同溝設計時,有人提出雨污水管道也入廊,其實有的地方天然有起伏,可利用重力差,很適合布置污水雨水管線,但張楊路地勢平坦,當時專家論證后認為暫不需納入。

            同濟大學教授束昱認為,上海城市地下綜合管廊的規劃建設任重道遠,在規劃編制、建設規模、投資模式等方面已滯后于國內其他城市。目前,上海正在研究編制《上海市城市總體規劃(2020-2040)》,這是一個重要契機。他建議,目前應創建由干線、支線、纜線組成的城市綜合管廊網絡體系,考慮與城市未來地下道路、地鐵、地下物流等設施整合共建,制定“十三五”及202020302040的建設發展目標,抓緊時間修訂完善適合上海市建設發展的技術標準、管理法規及引入民間資本參與投資建設新模式。

            瓶頸二:入廊成本

            “地下綜合管廊,有點‘叫好不叫座’的味道。”一位業內人士如是說。

            讓我們先來分享一組數據:

            國內地下綜合管廊的建設成本,目前已經達到每公里1.2億元左右。

            上海張楊路和世博園地下綜合管廊的運營維護成本,每年均達到四五百萬元。

            “對于管線單位來說,開挖的一次性成本和管線入廊每年要繳納的費用相比,一個可能是一次100萬元,另一個可能是每年20萬元,于是天然就缺乏入廊的意愿。”

            張楊路地下綜合管廊的建設由政府全額投入,并不存在錢的問題。但管線不入廊,則直接影響到地下管廊的實際效用和成本回收。

            記者多次試圖聯系張楊路地下綜合管廊的管理單位進行采訪,對方均婉言謝絕。

            上海市城市建設設計研究總院曾承接不少城市地下管廊設計工作,在進行地下管廊必要性分析中發現,入廊管線的維護、搶修成本低于直埋。“地下管廊的社會效益遠大于經濟效益。光靠收費,不可能回本,政府勢必要對入廊單位進行補貼。但從社會效益層面講,避免了多次開挖帶來的交通問題、路面損耗,也避免了管線開挖中誤損。”朱浩川說。

            強制入廊、平衡收費,這是眾多地下空間工程師和規劃專家從張楊路共同溝的發展中得出的結論。在今年地下管廊試點城市的申報要求中,是否制定強制入廊政策、建設費用和運營費用合理分擔政策、運營管理辦法等成為重點評審內容之一。

            “我相信這個問題會逐步得到解決。”上海市政工程設計研究總院(集團)有限公司副總工程師王恒棟主編過城市綜合管廊的國家標準,他向記者透露,今年住房城鄉建設部印發了《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工程規劃編制指導》,修訂發布了《城市綜合管廊工程技術規范》,制定發布了《城市綜合管廊工程投資估算指標》(試行)。

            這些文件中透露的信息是,國家層面下一步將編制專項規劃,建立項目庫——會同有關部門和國家開發銀行共同建立地下綜合管廊建設項目庫,明確5年滾動項目規劃和年度建設計劃,優先支持成熟的項目。

            為了加強入廊管理,在地下綜合管廊以外的位置新建管線的,規劃部門不予許可審批,建設部門不予施工許可審批,市政道路部門不予掘路許可審批。同時,鼓勵由企業投資建設和運營管理地下綜合管廊,創新投融資模式,推廣運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通過特許經營、投資補貼、貸款貼息等形式,鼓勵社會資本組建項目公司參與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和運營管理,優化合同管理,確保項目合理穩定回報。

            瓶頸三:運營安全

            “地下空間防災是個大問題。建設和運營中的災難類型和發生機理與防御對策都不同。我們的確要重視,要研究,需要制定預案及配套技術措施。”束昱特別提到了許多人可能忽視的安全。近些年來,他帶領的研究團隊一直研究地下空間使用安全技術規程及風險評估實用技術,研制了成套安評技法及應急預案。

            地下空間存在的致災風險有火災、水災、恐怖襲擊、地下空間犯罪、地下空間疏散難、污染及有毒化學品泄漏、供電故障、地下空間車禍等。

            “張楊路地下綜合管廊設置了中央計算機數據采集與顯示系統,還配套有靈敏的感溫消防系統。”朱浩川說。

            建設專家分析說,地下防災考驗三種能力:抗災恢復保障力、災害損失評估力和災后恢復重建能力。 (新民晚報記者 陳杰)

             

            • 西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

            • 東南亞:柬埔寨

            • 非洲:安哥拉、納米比亞、南蘇丹、坦桑尼亞

            • 蒙古

            •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丝袜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