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l id="tiqse"></ol>

    <optgroup id="tiqse"><em id="tiqse"></em></optgroup>

          1. ?
            行業資訊
            > 泛華業務 > 投資運營 > 行業資訊
            國務院部署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
            發布時間:2015-07-30     瀏覽次數:4596

            推進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是創新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舉措,不僅可以逐步消除“馬路拉鏈”、“空中蜘蛛網”等問題,用好地下空間資源,提高城市綜合承載能力,滿足民生之需,而且可以帶動有效投資、增加公共產品供給,提升新型城鎮化發展質量,打造經濟發展新動力。

              本報記者 定軍

              特約記者 段倩 陳海銀 頓雨婷 北京報道

              “一場暴雨,就會引發市民們戲稱的‘看海’現象,這還是在一些大城市。”7月28日,李克強總理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說,“目前中國正處在城鎮化快速發展時期,但我們的地下管廊建設嚴重滯后。加快這方面的建設,很有必要!”

              會議指出,要從我國國情出發,借鑒國際先進經驗,在城市建造用于集中敷設電力、通信、廣電、給排水、熱力、燃氣等市政管線的地下綜合管廊,作為國家重點支持的民生工程。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目前僅城市供水管線就有約50萬公里,加上其他總長可能在170萬-180萬公里左右。中國城市規劃協會地下管線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李學軍曾指出,僅僅將供水管線改造完,就有涉及上千億投資。

              部署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

              地下綜合管廊,是在城市地下用于集中敷設電力、通信、廣播電視、給水、排水、熱力、燃氣等市政管線的公共隧道。

              7月28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推進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是創新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舉措,不僅可以逐步消除“馬路拉鏈”、“空中蜘蛛網”等問題,用好地下空間資源,提高城市綜合承載能力,滿足民生之需,而且可以帶動有效投資、增加公共產品供給,提升新型城鎮化發展質量,打造經濟發展新動力。

              “過去,因為體制分割,許多城市的路面常常是‘你挖了我填,你填好我再挖’,造成了大量的浪費。”李克強總理在會上說。

              他在2014年5月去內蒙古赤峰考察一家污水處理廠的在建項目工地時表示,中國的許多城市表面光鮮亮麗,但地下基礎設施仍是短板。

              他當時說:"面子’是城市的風貌,而‘里子’則是城市的良心。只有筑牢‘里子’,才能撐起‘面子’,這是城市建設的百年大計。”

              本次常務會議確定,各城市政府要綜合考慮城市發展遠景,按照先規劃、后建設的原則,編制地下綜合管廊建設專項規劃,在年度建設中優先安排,并預留和控制地下空間。

              同時,在全國開展一批地下綜合管廊建設示范,在取得經驗的基礎上,城市新區、各類園區、成片開發區域新建道路要同步建設地下綜合管廊,老城區要結合舊城更新、道路改造、河道治理等統籌安排管廊建設。

              已建管廊區域,所有管線必須入廊;管廊以外區域不得新建管線。加快現有城市電網、通信網絡等架空線入地工程。

              并且,還要完善管廊建設和抗震防災等標準,落實工程規劃、建設、運營各方質量安全主體責任,建立終身責任和永久性標牌制度,確保工程質量和安全運行,接受社會監督。

              中國投資協會副會長劉慧勇認為,不同部門的管道和線路集中在一個管廊,最大的好處是節約了成本,提高了管理效率,這方面需要有市政部門參與協調,以便解決各個部門分頭管理的問題。

              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建設和運營

              本次常務會議指出,要創新投融資機制,在加大財政投入的同時,通過特許經營、投資補貼、貸款貼息等方式,鼓勵社會資本參與管廊建設和運營管理。

              為此,入廊管線單位應交納適當的入廊費和日常維護費,確保項目合理穩定回報。發揮開發性金融作用,將管廊建設列入專項金融債支持范圍,支持管廊建設運營企業通過發行債券、票據等融資。

              上述會議決定,為下一步地下管廊建設采取PPP模式,創造了可能。

              北京排水集團水專家譚乃秦指出,地下管廊建設可以交給社會資本,未來不同的部門都可以參與管理,要參與的就交錢。如預留的地方給其他部門建設其它管道,都可以收錢,各自費用各自處理。

              “也可以依靠國外公司投資,但前提是能看見收益,若不能保證收益,那這一條路是不可行的。”譚乃秦說。

              李克強對地下管廊的資金來源問題也很擔心。

              他在7月28日的常務會議上向有關部門負責人詢問:在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中開展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有沒有成熟經驗證明這一模式的回報率?

              這位負責人回答說,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相當于建設一條地下“高速公路”,回報率會是長期穩定的。

              李克強總理為此指出,坦率講,這么大的城市總量,不能完全依靠財政進行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還是要采取綜合的商業運作方式。“既要發揮財政四兩撥千斤的作用,提供必要的金融支持,也要鼓勵社會資本參與建設和運營管理,并為此建立合理的收費機制和相應的運營管理機制。”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獲悉,目前財政部和住建部,已經確定了10個城市納入2015年地下綜合管廊試點范圍。它們是包頭、沈陽、哈爾濱、蘇州、廈門、十堰、長沙、海口、六盤水、白銀。

              財政部此前也發出通知指出,中央財政對地下綜合管廊試點城市給予專項資金補助,直轄市每年5億元,省會城市每年4億元,其他城市每年3億元。對采用PPP模式達到一定比例的,將按上述補助基數獎勵10%。

              發改委此前也發布了《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專項債券發行指引》,提出鼓勵各類企業發行企業債券、項目收益債券、可續期債券等專項債券,募集資金用于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發行城市地下綜合管廊建設專項債券的城投類企業不受發債指標限制。

              對此,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孫潔說,管廊改造項目對經濟的拉動作用是非常明顯的。在管廊建設資金壓力大時, 政府也可以支付一定預算資金。

              中國投資協會副會長劉慧勇認為,地下管廊本來有收益來源,比如自來水等。其建成后,也可降低居民的成本。統一的地下管廊可以大大節約排污、供水的成本,污水處理費、自來水費就有降價的空間,市民就可以少繳一些費用。

              他認為,地下管廊可以由發市政債來解決,因為市政債利率低,成本低。


            • 西亞:阿塞拜疆、格魯吉亞、亞美尼亞

            • 東南亞:柬埔寨

            • 非洲:安哥拉、納米比亞、南蘇丹、坦桑尼亞

            • 蒙古

            •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丝袜影院